<var id="hdjfp"></var>
<var id="hdjfp"><strike id="hdjfp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djfp"></menuitem>
<var id="hdjfp"><strike id="hdjfp"><progress id="hdjf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jfp"></var><var id="hdjfp"><strike id="hdjfp"><progress id="hdjfp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hdjfp"><strike id="hdjfp"></strike></menuitem><cite id="hdjfp"></cite><cite id="hdjfp"><video id="hdjfp"><thead id="hdjfp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hdjfp"><video id="hdjfp"></video></var>
首页 >> 文学>> 世界名著>> 浮士德:浮士德(上)-第一部-夜

浮士德(上)-第一部-夜

《浮士德》 作者:歌德

    〔在一间高拱顶的.狭窄的哥特式房间里面.浮士德,烦躁不安地坐在斜面书桌旁的安乐椅中.
    浮士德 唉,我绞尽脑汁把哲学.法学和医学,天哪,还有神学,都研究透了.这时的我,这个蠢货!尽管满腹经纶,也并不比以前聪明;称什么学士,称什么博士,十年来牵着我的学生们的鼻子,天南地北,海阔天空,处处驰骋......这才知道我们什么也不懂!想到这一点,简直让我五内如焚.比起博士.学士.律师和教士所有这些夜郎自大之辈,我诚然要懂事一点;没有什么犹豫或疑虑来打扰我,什么地狱或魔鬼也吓不倒我......为此我却被剥夺了一切乐趣,不敢自认为有什么真知灼见,更不敢好为人师,去矫正和感化人类.我也没有什么财产与货币,更没有人间的荣华富贵;就是狗也不想活得更长久!因此我才向魔术求助,看能否通过精灵的咒语和威力,多少获知一些玄机;这样,我才用不着汗流浃背诚惶诚恐,讲述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;我才感悟到,是什么从最内部把世界结合在一起,才观察到全部的效力与根基,而不用再去搜索故纸堆.
    哦,那盈满的月光,但愿你是最后一次看见我的忧伤,你可知道多少个午夜我坐在这张书桌旁把你守望;然后,凄凉的朋友,你才照耀在我的书籍和纸张之上!唉,唯愿我能借你可爱的光辉走上山巅,在山洞周围和精灵们一起飞舞,在你幽光下的草原上面,摆脱一切知识的乌烟瘴气,健康地沐浴在你的露水里面.
    唉,难道我还要困守在这地穴里吗?这该死的潮湿的洞穴,连这可爱的天光从彩绘的窗玻璃透进来,都是混浊不堪!被这一大堆虫蛀尘封的古籍团团包住,它们一直堆到高高的拱顶,到处插满着薰黄了的纸签;四周摆满了玻璃器皿,坛坛罐罐,塞满了各种器械,里面还堆着老祖宗的家具......这就是你的世界!这居然就叫一个世界!
    你难道还要问,为何你的心惶恐不安地紧缩在你胸中?为何一种说不出的痛苦阻拦着你所有的生命运动?神创造人类,让它进入大自然,你不投身于这生动的自然,却被在烟雾和霉腐里让兽骨和尸骸所围困.
    起来!逃吧!逃到广阔的国土去!带上诺斯特拉达穆斯亲手所写的那本秘籍,我做你的向导难道还不够?那时候你将会认识星辰的运行,再经自然的指教,你的心力会使你恍然大悟,懂得一个精灵怎样和另一个精灵对语.让枯燥的悟性在这里向你解释神圣的符,无疑是白费气力.你们精灵,飘到我身边来吧;若你们听得见我,就回答我吧!(打开书,望了一下宇宙的符)
    哈!我所有的感官此时突然流遍了怎样一阵狂喜!我感到年轻的神圣的生命之福音重新炽烈地流过我的神经和脉络.这些神符镇定了我内心的激荡,欢悦充实了我可怜的心,并以神秘的本能在我的周围揭示了自然的力量......书画这些神符的,不就是一个神吗?我不就是一个神吗?我何等心明眼亮!从这些简洁的笔锋我看见活动的自然展示在我的心灵之前.现在我才懂得了那位智者所说的话:"灵界并未关闭:是你的感官关闭了,是你的心死了!来吧,门徒,坚持用朝霞涤荡你凡俗的胸怀吧!"(凝视符)万物如何交织而成整体,又怎样相互作用并且相互依存!天庭诸力怎样上升下降,黄金吊桶又怎样一一传递!它们以散发天香的翅膀从天空中贯穿人间,和谐地响彻穹宇!

猜你喜欢:

  • 《菜根谭》 理寂则事寂,遣事执理者,似去影贸形;心空则境
  • 《文心雕龙》 夫情动而言形,理发而文见,盖沿隐以至显,因内而符外者也。然才有庸俊,气有刚柔,学有浅深,习有雅郑,并情性所铄,陶染所凝,是以笔区云谲
  • 《史记》 蒙恬者,其先齐人也。恬大父蒙骜,自齐事秦昭王,官至上卿。秦庄襄王元年,蒙骜为秦将,伐韩,取成皋、荥阳,作置三川郡。二年,蒙骜攻赵,取
  • 《战国策》 ○魏文侯欲残中山 魏文侯欲残中山。常庄谈谓赵襄子曰:“魏并中山,必无赵矣。公何不请公子倾以为正妻,因封之中山,是中山复立也。”
  • 《金史》 ○鹘谋琶 迪姑迭 阿徒罕 夹谷谢奴 阿勒根没都鲁 黄掴敌古本 蒲察胡盏 夹谷吾里补 王伯龙 高彪 温迪罕蒲里特
  • 《北史》 显祖文宣皇帝讳洋,字子进,神武第二子,文襄之母弟也。武明太后初孕帝,每夜有赤光照室,太后私怪之。及产,命之曰侯尼于。鲜卑言有相子也。
  • 《尉缭子》夫将自千人以上,有战而北,守而降,离地逃众,命曰“ * ”。身戮家残,去其籍,发其坟墓,暴其骨于市,男女公于官。自百人(已)[以]上,有战而北
  • 《晋书》 ◎惠帝 孝惠皇帝讳衷,字正度,武帝第二子也。泰始三年,立为皇太子,时年九岁。太熙元年四月己酉,武帝崩。是日,皇太子即皇帝位,大
  • 《乐府杂录》 武宗朝,郭道源后为凤翔府天兴县丞,充太常寺调音律官,善击瓯,率以邢瓯越瓯共十二只,旋加减水于其中,以筋击之,其音妙于方响也。咸通中有
  • 《世说新语》 1.宾客诣陈太丘宿,太丘使元方、季方炊。客与太丘论议,二人进火,俱委而窃听。炊忘箸箪,饭落釜中。太丘问:“炊何不馏?”元方、季方长跪
  • 《楚辞》 屈原既放,游於江潭,行吟泽畔,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渔父见而问之曰: “子非三闾大夫与?何故至於斯!” 屈原曰:“举世皆浊
  • 《金史》 ○完颜奴申 崔立 聂天骥 赤盏尉忻 完颜奴申,字正甫,素兰之弟也。登策论进士第,仕历清要。正大三年八月,由翰林直学士充益
  • 《清史稿》 ○洪亮吉(管世铭) 谷际岐 李仲昭 石承藻 洪亮吉,字稚存,江苏阳湖人。少孤贫,力学,孝事寡母。初佐安徽学政朱筠校文,继
  • 《清史稿》 ○希福(子帅颜保曾孙嵩寿) 范文程(子承勋、承斌、孙时绎、时捷、时绶、时纪、曾孙宜恒、四世孙建中) 宁完我 鲍承先 希福
  • 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    安娜和弗龙斯基早就交换着眼神,为他们的朋友这种能言善辩而感到难过,终于弗龙斯基没有等着主人,就径自向另
  • 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 ○别集类十九 △《拙轩集》·六卷(永乐大典本) 金王寂撰。寂字元老,蓟州玉田人,登天德二年进士,历官中都路转运使,谥文肃
  • 《清史稿》 ◎属国四 廓尔喀 浩罕(布鲁特 哈萨克 安集延 玛尔噶朗 那木干 塔什干 巴达克山 博罗尔 阿富汗) 坎巨
  • 《史记》 越王句践,其先禹之苗裔,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。封於会稽,以奉守禹之祀。文身断发,披草莱而邑焉。后二十馀世,至於允常。允常之时,与吴王
  • 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    车夫勒住了四匹马,往右边黑麦田里回头望了一眼,那里有几个农民坐在大车旁.事务员本来想跳下车去,但是随后
  • 《金史》 ○卢彦伦(子玑 孙亨嗣) 毛子廉 李三锡 孔敬宗 李师夔 沈璋 左企弓 虞仲文(曹勇义 康公弼附) 左氵必(弟渊

评论

发表评论
手机版 国学 文学名著 词典网 www.hbyfmr.com
美女裸体照无遮挡尿口18禁